上面有樹木


Gallery EXIT 安全口畫廊將在7月9日至8月6日期間舉行《上面有樹木》。四位年輕香港藝術家:智海、吳家俊、吳鋌灝和鄧啟耀 ,將對楊心廣的藝術品作出回應。正如楊的作品《下面有石頭》探討他畫室所處郊外與城市的交界,參展藝術家也用獨 特的手法,探討和反映他們周圍的環境和生活。

http://www.galleryexit.com/exhibitions/2011/ex1107.html

2011年7月9日至8月6日
藝術家: 智海、吳家俊、吳鋌灝、鄧啟耀、楊心廣
開幕酒會: 2011年7月8日(星期五) 晚上6時至8時
地點:香港中環善慶街1號Gallery EXIT安全口畫廊
開放時間:星期二至六 1100-1900
查詢:+852 2541-1299 info@galleryexit.com

切爾諾貝爾25週年展

這陣子忙了些,剛完成《花花世界3》的製作(快要出版了),就準備這次反核展覽。

綠色和平早在一月就籌備這展覽,一方面記念切爾諾貝爾25周年,二方面是港府為了減排,打算把核能發電量提高到50%!實在太震驚了,政府最興唔聲唔聲,嚇你一驚。於是找了Morgan Wong、阿楓和我做展覽,希望引起大眾的關注。開會討論了好些想法,想不到三月就發生福島核災,於是創作概念也改變了些,作品名叫「邊個想做呢個位?」

以切爾諾貝爾核電廠員工、搶救人員和受害居民的真實故事為藍本,進一步揭露核能發電的潛在禍害,從而反思現代國家機器和政商體制對大眾的控制,及承擔災難的無能為力。作品以「人物佈景板」(人物板的角色臉孔開洞,讓觀眾從板後塞頭上去拍照)方式呈現,配以人物相關故事,向核能支持者提出最根本的質疑:「邊個想做呢個位?」

切爾諾貝爾25週年展
香港再思:輻射家園?

www.greenpeace.org/hk/news/activities/chernobyl-25th-anni…

日期:2011年4月16日 – 27日
時間:上午11時 – 下午6時
地址:香港中環八號碼頭地下 (即係好核突既新天星囉,往尖沙咀碼頭旁)
參展藝術家:智海、黃榮法、黃詠楓

查詢
電話︰(+852) 2854 8300
電郵︰enquiry.hk@greenpeace.org
Facebook: www.facebook.com/greenpeace.china
微博︰http://t.sina.com.cn/greenpeacehk

默示錄再版

2003年的書,再版了,重新掃圖、打字、排版設計。

不說不知,最後一篇<爸爸>本來有一格畫漏了蛇,這次補回去了。
故事都只有那四個,加了篇再版後記,而已。有時想,要不要把這篇後記post出來,想了想,不要好了,隱誨些。

本來想一月底印好趕及帶去法國安古蘭漫畫節,不過意大利紙廠來不及運紙來,印刷廠不用趕製其實是安心些,太趕就容易出錯。等紙到了起機印,已是農曆新年後,書頂染紅邊的工序運了上大陸印,來來回回,三月初印好。發行到書店也需時,我又懶懶閒,去了台北一趟,現在回來才發消息:各大小書店有售了。

再次謝謝麥穗出版社,八年前我還未好肯定自己的時候,他們已肯定了我。小出版社經營不容易,請多多支持!當然,只打誠意牌是不能持久的,做書就要做靚佢,小出版社咁dum本,其實好甘,呢次賣不好我就對不起他們了。

雙眼皮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© Chihoi. 原刊於30/10/2010太陽報

English: “Double Eye Lids”
1. It’s said that beautiful women have double eye lids. 2. Papa, I want double eye lids! / Ha! 3. You’re a comic character. Normally you have eyeballs as two dots, when you smile you have single eye lids. 4. You have double eye lids only when you cry! / Woo… I regret!

Tee Party

Chihoi at Tee Party

Print on demand,產品只供日本內銷,想買的話,只好交一個日本朋友請佢寄來。還有楊學德的 Tee。而我很想很想要橫山裕一的。

再次感謝「亞洲中西屋 Ashu」引薦。

就爆破嘞,唔好意思

預計下個泡沬爆破快到了。

畢業於1999年,第一個爆破是2000年的科網熱,回氣一兩年就到2003年沙士(天災唔怪你啦),2008股市谷咁勁大家都知有偉哥奧運在吹谷,海嘯在奧運之後冚過來(奧運國在奧運後蕭條也是常見的)。畢業起初不懂得,過了十年八載會看出pattern,知道大勢幾時起跌。

推陳出新的泡沬,有心做生意的人都守不長,畢業生起薪八千蚊十年不變不是沒有原因的。守得長的守到最後被收樓收地。把靜水攪起攪成屎水的炒家,多得你唔少。

推陳出新的泡沬,明知是泡沬嗅一嗅都厭了。周而復始,周期又越來越短。

田生這種替地產商收樓收地的抄家打手都可上市,入手揸兩股的你,真係唔知你個腦諗緊乜,殺人放火打劫就算不光明但可能更磊落。

你知道那裡那裡那裡那裡處處燎原。水深火熱到求神打救。

「我去原是為你們預備地方去。我若去為你們預備地方,就必再來接你們到我那裡去。我在那裡,叫你們也在那裡。」主說。(約14:2-3)而我肯定這地方,不會是被自己人搞爛的三維空間。當然,爆破的意思,也是固有封閉的空間的超脫。

我家窗外,本來還可見青天,下雨霧景山色盡收眼簾,不懂水墨國畫的人看見不會大叫「Eureka!」也可身心舒懷。右邊公屋是新翠邨。正前方村屋是田心村,右下方的紅梅谷路遊樂場,這邊地方雖小,大樹卻也繁茂,早晚百鳥爭鳴,我看著聽著覺得天堂是可以近在咫尺的。唯獨想炒樓的人想把天堂變成自己的地獄,美名「名城」,屏風樓囚困眾生,一句「唔好意思」就搞掂。

預計下個泡沬爆破快到了,我說真的,今次到我同你講,爆了(自己攞嚟既),唔好意思。

攝於2009.3 – 2010.9

放生

念旅遊巴遇難者。

© Chihoi. 原刊於28/8/2010太陽報